“洋码头”真不会趴下?

斑马消费任建新

“洋码头”以另类的方式,实现了员工远程居家办公常态化——公司没钱了,连租总部办公室的钱,都成为了需要压缩的不必要开支。

作为国内最早的海淘平台,洋码头已到了难以为继的地步。

能否如公司创始人曾碧波所言,“困难再大,洋码头也不会趴下”?

提现困难

从2011年上线之日起,洋码头主打的就是轻资产的C2C买手平台模式。由分布在全球各地的买手采买货品,吸引用户并最终售出商品。

洋码头作为平台,自身并不卖货。但它需要通过各种渠道为平台引流,并搭建自有物流体系,为买手服务,以促成买卖双方的繁荣。平台的主要收入来源,是买手交易的佣金,以及其他服务收入。因此,买手是洋码头最重要的资源。

据公司自己披露的数据,截止2017年第三季度,认证买手商家超过6万名,覆盖全球六大洲,分布于美国、英国、日本、韩国、澳洲、新西兰等83个国家,每日可供购买的商品数量超过80万件,注册用户4800万。

过去,买手在平台完成交易,洋码头完成相关审核并扣除佣金后,经过一定的账期,买手就可启动提现。

种种迹象表明,从去年底开始,买手在洋码头的提现流程被无限拉长。

一买手通过黑猫投诉平台反映:他于2021年6月,在洋码头提现几千元钱,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,多次与平台交涉,但货款始终没有到账。

今年以来,关于买手无法在洋码头提现的投诉,在互联网上不断涌现。更有一些买手赶往洋码头位于上海的总部讨钱,发现已“人去楼空”。

买手作为交易最重要的环节,如果对平台失去信心,洋码头的整个商业模式,就将遭受毁灭性的打击。随后,平台买家的投诉接踵而至。“卖家收款后不发货”、“退货后退款不及时”……层出不穷。

归根结底,是洋码头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。

今年8月23日,洋码头创始人曾碧波通过洋码头买手服务号,向全球买手发布了一封长达5000字的公开信。他在信中说:“这次寒冬出奇的冰冷,今年的日子真的太难过了。作为公司创始人,深感前所未有的压力重重,危机重重。”

他称,疫情防控冲击进口电商,国际进口快递的国际航班运能大幅减少,口岸清关时效拉长,买手的资金结算回笼也受到严重影响。期间,用户订单取消率大幅提高,导致公司业务持续下滑。

与此同时,外部供应商债权诉讼以及银行抽贷,致公司资金链进一步恶化。

在信中,他回应了“人去楼空”的问题。这是因为总部办公楼在8月到期,公司为了压缩开支,启动了远程居家办公常态化。

融资难为继

创业之前,曾碧波已有较辉煌的履历。

学生时代,他就是妥妥的学霸。15岁那年,从江西考入上海交大少年班。大学毕业之后,就职于当时国内最大的C2C电商易趣网。

易趣网被收购之后,曾碧波前往美国攻读加州大学MBA主修战略。2007年进入美国雅虎深入研究美国在线零售市场,为公司战略发展提供分析判断。随后进入B2B电商始祖Ariba,成为年轻的运营骨干。

正是这些从业经历,让他对互联网和电商行业有了充分的认识。

2010年,曾碧波回国,创立海淘平台洋码头。当时,国内消费者对国外商品已有较大的需求,但渠道并不畅通。

洋码头以其特有的买手模式,快速崛起,并引起一级市场的关注。公司共拿到了7次投资,融得资金超过10亿元。2015年6月,Angelababy(杨颖)成立创投基金AB Capital,投资洋码头,并担任公司明星产品经理。

洋码头曾短暂实现过结构性盈利。但是,面对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,作为一家没有巨头背景的独立平台,公司需要持续投入大量资金,以换取流量扩大规模。

洋码头一度计划海外上市,并搭建了红筹架构。如若上市成功,即可解决资金问题,也可为后续转型增加砝码。

但是同类型的寺库、蘑菇街等,在美股的表现太差,洋码头转而将目光投向国内资本市场。期间,美股上市公司耀世星辉一度对外宣布,将以发行限制股份的方式收购洋码头100%股权。随后,这一消息被洋码头否认。

而今,面对2亿元买手货款和3800万元保证金,曾碧波无所适从。

近期,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就算把个人持股全部卖掉,也要偿付这些欠款。他正密集与外界接触,想要引入战略投资者,“公司原来估值40亿元,现在大打折扣”。

巨头碾压

洋码头是国内最早的海淘平台。它创立之时,国内各大电商平台,尚在国内市场奋力厮杀,无暇顾及方兴未艾的海淘市场。

然而,几年之后,各路资本疯狂涌入这一赛道,改写了洋码头一家独大的市场格局。

2016年,洋码头的C轮融资一度被搁置。个中原由,正是市场竞争的加剧,导致机构对公司长期成长产生了较大的忧虑。

特别是天猫、京东等大厂,在国内战争格局初定之后,很快将枪口转向海外。资本、流量、供应链、物流等优势齐发,很快对中小海淘平台形成碾压之势。

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全球及中国跨境电商运营数据,天猫国际、考拉海购、京东国际,已拿下了海淘市场的半壁江山,洋码头的市场份额仅为5.5%。

掌握了流量入口的字节跳动,也推出了TikTok Shopping,全球野心昭之若揭。

在此之前,曾碧波几乎与国内各大电商大厂都商谈过合作,最终都没有谈拢。他也曾与黄铮沟通,想让拼多多将海淘业务交给洋码头来做,“条件随便开。”拼多多显然也不想将这一巨大的市场假手他人。今年9月1日,拼多多旗下跨境电商平台Temu购物网站在海外正式上线。

在公开信中,曾碧波坚信,洋码头十几年的沉淀还有价值;平台积累的买手和用户还有价值。但是,外界也会这么认为吗?

曾碧波给自己立了一个flag:困难再大,洋码头也不会趴下!最不济,还可以学习老罗,开直播卖货,上演下一步《甄嬛传》。

真的吗?